目前日期文章:200910 (1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我在忠三舍住滿壹個禮拜後,比較適應獄中的起居生活,開始閱讀大量的經書,並且撰寫讀後心得報告。有一天下午我從善心人士贈送的勵志叢書中,意外發現有壹本書,引起我高度的興趣,書名叫作「道德經解說」,當時我個人感到十分震撼,有股強烈的慾望想要把它唸個透徹,於是我叮嚀我的妻子,買了壹本「老子註解」,寄到土城看守所給我,從此一百二十八天的牢獄生涯,我就全心全意鑽研道德經,並且嘗試去體悟此書與東山再起的關聯性。


 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  一九九七年五月十日我親自拜訪員林伍倫醫院林院長,向他推銷吉富公司的超音波骨密儀器,兩人初次見面相談甚歡,當晚林院長還宴請我吃日本料理,晚餐用完之後,還邀請我到他家中打個小牌,在麻將桌上我向他提出,如果他同意購買吉富公司的超音波骨密,我就把已閒置三個月的醫師執照遷到伍倫醫院,並且願意擔任心臟科顧問醫師,每週週末南下看診壹次,林院長聽完之後,立刻拍板敲定。


 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 我從忠三舍轉到孝一舍,有機會與小王同住壹個牢房,小王負責打掃環境寢具,我負責採買日常用品,小王年紀輕輕,才二十歲出頭,因觸犯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之罪責,因而被捕入獄,我們兩人相互照顧,情同手足,倒也建立深厚的友誼。我就是在孝一舍的牢房裡,開始鑽研易經,小王就是我們收納的首位徒弟。從那個晚上起,小王就尊稱我老大。


 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當新竹醫院發生重大事故之後,我的祕書助理也離開省立醫院,她跟幾位醫師合夥投資,在新竹設立一家聯合門診,這家聯合門診還掛上紅布條,打上我的招牌,其實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參與。我曾經去拜訪他們,還很慎重地請教她,有沒有適合我的工作,她很正經的回答我,新竹聯合門診中心醫師已經飽和了,倒是台北縣五股鄉即將要成立另一門診中心,剛好缺一張心臟專科醫師執照,她覺得我很適合到那邊發展,結果不到半年的時間聯合門診中心就倒閉了。
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七號中午十二點半我正在土城牢房裏吃中飯,主管派人把我叫過去,詢問我有沒有聽到午間新的電視報導,我回答沒有。主管告訴我:台北地檢署對我的案件正式起訴,並且具體求刑十五年。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,如同晴天霹靂,感覺好像世界末日,腦海一片空白,萬籟俱灰,只想自殺死掉,一了百了。當自己的心情逐漸平靜下來,立刻上香膜拜地藏王菩薩,乞求神明早日還我清白。當時我雙膝跪地,雙手合十,口中唸著滅定業真言:「唵鉢囉末隣陀寧娑婆訶」,就在當下,眼底視野突然湧現一道黃色強光,在我腦海中閃爍著生存意念的光芒,於是我擺脫了自我了斷的念頭,為了還在唸初高中的三個女兒堅強地活下去。


 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在土城看守所的一百二十八個日子裏,我的妻子風雨無阻每天來探視我,幫我準備食物水果,並且攜帶書籍衣物,匯款進入戶頭,供我使用。她還每天早晚到萬華龍山寺拜拜,乞求觀世音菩薩庇佑我,早日平安返來。她除了照顧三個小孩起居生活及唸書上學,還要每日探望我,為我打氣,為我加油,並且堅強地一步一步陪我站起來。禁見的二個半月中,我的辯護律師每天來探望我,告知我的家人平安無恙。並在我人生最低潮沮喪的時刻,陪伴我渡過這段艱苦的歲月,讓我從谷底中重新爬起來,堅強地面對往後一連串嚴峻的考驗。
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一九九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上八點,住在斜對面寢室的年輕人三更半夜突然間胸部疼痛,大聲哀嚎,被主管發現,緊急用擔架扛到醫護室,急救不到半小時,便宣告不治。醫務室值班醫師打電話上來,告知主管這位年輕人已經回天乏術,於是主管,就把他寢室門口的號碼牌拆下來。當時大家都從牢房的小窗口中目睹整個過程,不甚唏噓人事間得無常。結果沒想到這位仁兄不到半小時又再度甦醒過來,嚇得醫護人員直呼奇蹟。隔天早上這位仁兄又大搖大擺地走回寢室。一個星期後,他被調到文書室工作,又恢復往日的體力與笑容。有一回他遇到我,問我:我是不是代碼一九一五的王先生?我說:是的。他說:全牢房幾乎每一個人都看過我分送的心靈書籍,少說也有四、五十本,這也算是功德一件。其實人生本來就這麼回事,無論自己身處多麼險惡環境中,還是要樂於與他人分享。總之,在這世界上最昏暗的角落裡,仍然閃爍著人性關懷的光輝。

 

 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民國一九九六年九月十八號晚上,當我身陷囹圄之際,半夜進入牢房時,身上還穿著西裝,雙手帶著手銬,當時牢房主管還冷冷地瞪了我一眼,然後碰的一聲把牢房的大門鎖上。我就在這樣毫無預警的情況之下,啷噹入獄,口袋一毛錢也沒帶,真虧室友阿福提供我枕頭及棉被,讓我安睡。隔天早上,阿福問我是做什麼的,我表明是位醫師,目前擔任院長,他還請我抽長壽煙,還教我如何使用乾電池及錫箔紙點煙,燙得我大拇指痛得哇哇叫。阿福還借我信封信紙,讓我寫封家書,像焦急的家人報個平安。


 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承蒙新泰醫院郭院長的推崇,聘請我担任新泰醫院顧問醫師,除了主持每週壹次的心臟科特別門診,還要從事每週壹次的病房教學迴診。新莊是我的第二故鄉,是我離開台大母校之後,獻身投入的第一個鄉鎮,所以我個人對於新莊地區有一種特別濃厚的感情,我把它稱之為「鄉土醫學」的情結。
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唐女士,五十四歲,罹患霍杰金氏疾病(Hodgkin's Disease),住在台大四西病房,接受第三次化學療法,平時唐女士十分堅強,個性開朗,擅長與左右病床患者聊天交談,算是人緣頗佳的病人。某個禮拜四下午兩點,我在院內肝臟腸胃聯合討論會中專題報告某個複雜罕見的病例,開會開到下午四點半,我回到病房查房,這才發現唐女士已經深度昏迷,四肢冰冷,呼吸微弱,額頭上直冒冷汗,心跳每分鐘130次,血壓降至90/60毫米汞柱,我們一方面緊急檢測血糖,一方面立即通知家屬。結果發現血糖僅剩下40mg/dl,我們立即給予5020㏄高濃度葡萄糖靜脈注射三支,再由中心靜脈導管快速灌注10500㏄葡萄糖點滴輸液,並且插上氣管內管,並接上人工呼吸氣,輔助患者呼吸功能,經過二個小時的搶救,患者已變成植物人,最後還是家屬要求自動出院,隔日清晨過世於家中。


 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倪老先生,八十二歲,首次初診主訴咳嗽、下肢水腫、呼吸急促感。患者服用高血壓藥物已長達二年,其中包括脈壓(Norvasc)每日壹粒,以及昇壓素轉化脢抑制劑(Renitec)每日壹粒,當時我初步懷疑是降血壓藥物所引發半夜乾痰及下肢水腫,於是幫他更換新型的鈣質拮抗劑(Lacipil),以及新型的β-阻斷劑(Concor),每天一次,每次各壹粒。患者服用一個月之後。部份症狀改善,血壓也由原先140/90毫米汞柱下降至110/70毫米汞柱。患者第二次回診,我還建議當事人降壓葯的劑量可以減半服用,以免血壓降得太低,引發姿勢性低血壓。


 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 應女士,52歲,到省北心臟科門診就醫,主要目的是高血壓的診療。初診時,患者一開始就表明好幾個醫師都量不到左手的血壓,右手量測的血壓值180/100毫米汞柱,於是我為她開立鈣質拮抗劑(Diltelan)以及利尿劑(Indapamide),每天壹次,每次各壹粒。從此之後患者血壓均控制在130/80毫米汞柱附近。


 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 民國六十六年,我們全家搬到台北市水源路,父親經常邀請昔日好友到家中打麻將。老友定期相聚、以牌會友、聚餐小酌、寒暄問暖,氣氛十分融洽溫馨。還記得當時某個週末,我剛從花蓮軍中醫務室休假返家。那個禮拜日下午二點,父親邀請幾個牌搭子,在家中打牌,牌局進行約壹個鐘頭,父親右眼突然出現好幾個黑影,連手上清一色的筒子都看不清楚,父親休息了五分鐘,視力稍微恢復之後,又再繼續方城之戰,進行不到十分鐘,雙眼又再度出現更多的黑影,造成兩眼視力幾乎喪失。由於當天下午,我跟朋友相約,在西門町某西餐店享用下午茶,大約下午五點半回到家中,發現父親癱坐在沙發上,手上拿着手帕,擦拭眼睛,一直抱怨雙眼快看不到了。於是我立刻護送父親到台大急診室,眼科醫師診斷為視網膜中央動脈栓塞(Cential retinal ant. occlusion),立即為父親按摩眼球,含硝酸甘油舌下含片,並且施打肝素針劑(Heparin),同時安排住院治療。


 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 張警官,五十六歲,某警政單位警備科長,平常有冠狀動脈疾病,三條血管均呈現狹窄(Three vessel disease),臨床上被診斷為不穩定型心絞痛(Unstable Angina),合併高血壓、高血脂及高尿酸,每個月固定在省北心臟科特別門診就醫,病情十分穩定,胸痛發作次數逐漸降低,硝酸甘油舌下含片使用次數也日益減少。


 

王子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